当前位置:首页 >  网络营销

CNNIC:“网络医院”新业态价值及发展分析

发布时间:2020-10-21

在刚刚结束的互联网大会上,习近平主席发表演讲时指出“网络医院”新业态将快速发展。这是高层第一次明确提出“网络医院”概念,折射出政府对于“互联网+”医疗领域的认可和对“互联网+”在医改中发挥作用的高度预期。

习近平主席提到的“网络医院”,主要指将医疗资源和云计算平台、互联网技术相结合所探索的新模式,即医生通过互联网平台,以远程问诊方式完成在线诊疗,开具电子处方后患者可直接在所在的社区医院或药店购药。目前网络医院在全国范围内已经出现了众多模式,如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单体网络医院模式、宁波云医院的平台型网络医院模式、乌镇网络医院的第三方互联网平台模式,以及恒大网络医院的社区整合模式等等。

CNNIC认为,网络医院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第一,有助于提升医疗资源的可获得性和就医效率。无论是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的单体模式,还是乌镇、宁波等网络医院去中心化的模式,通过远程问诊,网络医院在医疗资源的使用上,都有效地提升了医疗资源的可获得性和就医效率。对于缺乏优质医生资源的偏远地区,通过网络医院的远程问诊来指导治疗,可以极大缓解“看病难”的问题;在就医效率方面,则减少了在医院排队等候,以及往返医院的时间,极大地缩短了就医流程,提升了就医体验。

第二,去中心化,推动分级诊疗的实现。目前国内医疗压力集中在三甲医院,患者无论大病小病都倾向选择到三甲医院就医,医疗资料一直得不到合理应用。对于感冒等常见小问题以及只是定期复诊开药的慢性病,网络医院的远程医疗可有助于实现分流;同时利用基层首诊、三甲医院远程问诊的方式实现双向转诊,上下联动,推动分级诊疗的实现。而“去中心化”后,三甲医院则可以回归到解决疑难杂症和重症疾病的初衷定位。

第三,逐步完成医药分离,最终推动医保控费。目前网络医院开始尝试将药品和检查的费用让渡给药店和基层医疗机构,这对于实现医药分离有非常积极的探索作用。当药品背后的灰色链条被剥离之后,多开药、乱开药等现象才能得到根本杜绝,医保控费才能有望实现。在盈利模式方面,目前网络医院重点探索的是通过诊疗费用盈利的模式,非常类似于美国医疗体制的模式,即患者为医生的诊疗效果和服务付费。这种方式倒逼医生注重专业性及服务水平的提升,真正从患者角度出发减少不必要的诊疗检查和药品处方,最终达到医保控费的目的。

但是目前网络医院仍处在非常初级的发展阶段,要实现上述提到的价值,达成医疗改革数年未达成的愿景,也面临非常多的障碍。

CNNIC认为,目前最重要的问题仍是医生资源的问题。医生资源,特别是优质医生资源的严重匮乏,是中国医疗现状的根源。技术和政策可以改变,但核心的医生资源很难在短期得到本质改变,需要政府长期的投入和建设。因此就目前来看,乌镇网络医院模式似乎更有前景,原因在于其主要的参与者——微医集团拥有多家医院庞大的医生资源,这远非单体的三甲医疗机构所能比拟,后者很难形成规模化和效率的大幅提升。

其次,电子处方的可流转也是关键。医药分离关键在于电子处方可流转出医疗机构,否则一切都是纸上空谈。而电子处方的可流转,意味着医疗机构将放弃之前赖以生存的以药养医模式,丰厚的利润拱手让与基层医疗机构或药店,因此全面推广电子处方流转难度可想而知。但是结合政府医改决心和网络医院已经实现电子处方流转的情况看,未来这将是大势所趋。

另外,医保接入仍需政策扶持,患者就医和付费习惯有待培育。医保接入方面,涉及到医疗机构HIS系统、医保结算系统等多个体系,仍需政策扶持和协调。利用医保吸引患者通过网络医院就诊,逐步转变患者的就医习惯。同时,由于国内患者已经习惯了“以药养医”模式下的低价诊疗服务费,因此在为医生诊疗费用支付方面可能存在比较大的挑战。

 

新闻头条

热点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