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淘宝直通车

脉脉数据研究院:2019互联网行业人才迁徙分析

发布时间:2020-12-04

2018年是“不安”的一年,在波云诡谲的环境影响下,行业间人才流动呈现出保守倾向,融合之势减弱,各领域人才更愿意“圈内择业”;大批互联网企业遭遇水逆,头部大厂人才流入增长速度放缓,细分领域企业强势上位;手机领域人才互联网化加剧;卖保险成为房地产行业人才新出路。

脉脉数据研究院连续两年对全行业部分企业的人才迁徙进行了观察分析,今年同一时间,脉脉数据研究院分别从八大行业(IT互联网、通讯电子、金融业、教育培训、医疗健康、汽车、房地产)中选取了共101家重点企业,对其2018年的人才流动进行了分析,了解企业状况与人才走势。

01、2018年全行业人才流入增长速度放缓

如果说2017年的各行各业还在蓬勃发展、人才流动多元且紧密,2018年则来了一个180度转弯,用“节衣缩食”来形容2018年的企业人才管理也不为过。

数据显示,与去年同期相比,今年互联网企业的人才流入增长率为负的占比提高了161%,其他行业的企业人才流入情况同样不容乐观。

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各行业与互联网行业之间的人才流动紧密。而这一趋势在2018年改变明显,传统行业与互联网行业间的流动性开始减弱,动荡环境之下,各领域人才似乎更愿意选择风险更低的“圈内择业”。

相比之下,互联网+领域,如线上教育、互联网医疗、人工智能、智能汽车领域的一些企业展现了“耐寒”的特质,虽未大步迈进,却也实现了稳步向前。

02、互联网行业格局大换血,BAT要换位?

 百度2018人才流入出现负增长,

为全行业输送人才

2018年对互联网行业来说可谓多事之秋,在列出的23家互联网企业中,仅有8家企业的人才流动差额为正。整体上看,人才流向更为保守,大平台成为全行业人才的首选。

BAT方面数据显示,2018年BAT三家公司的人员扩张数量都有所减少,其中百度出现了规模不小的人才流入负增长,引发关注。

不过对于百度不得不提的是,其在应届生群体与工作多年的职场人中的地位不大相同。尽管争议性新闻时常发生,百度却仍是北京地区高校毕业生就业去向的重要选择。

脉脉大数据显示,2018年985/211应届生进入互联网公司占比中百度排名第一。另外以北京互联网企业人才储备库的北京邮电大学为例,其2016年-2018年毕业生就业质量报告中显示,百度是其本科及研究生毕业生主要就业单位,且位置前列。一边吸纳、培训新鲜血液,一边输出人才,其在互联网界“黄埔军校”的地位尚无人撼动。

相比去年,BAT三家公司的人才去向也有些小变化。在人才进进出出之间,上演了“新人换旧人”的一幕。去年互相“喜爱”的腾讯和百度,在今年让位给了字节跳动和阿里巴巴。

TMD:有人上位了,有人掉队了

俗话说,风水轮流转。2018年,好运没有从字节跳动离开,坏运气却来到了滴滴出行。

似乎年初抖音高歌猛进的用户增长量给字节跳动全年开了个好头,即使在大环境遇冷的情况下,字节跳动迅猛的发展势头仍旧不减。人才持续扩增,成为全年人才流入量最多的企业,而去年在这一位置上的还是美团点评。

分析近两年T(头条,即字节跳动)、M(美团)、D(点评)的人才流动趋势发现,2017年坐在TMD人才流向金字塔顶端的是美团点评。而在今年的就业环境下,除了BAT大厂外,字节跳动也成为了MD员工的下一站选择,稳稳上位。

经历了顺风车永久下线的滴滴出行,2018年的人才流入规模大幅度缩减。

2018年底,滴滴内部进行了一次裁员,从数据上看,与去年相比滴滴出行全年人才流入量缩减了96%。时间到了2019年,滴滴的境况却似乎并未好转。

据2月13日36氪报道,滴滴2018年全年亏损109亿。紧接着2月15日,滴滴CEO程维便宣布2019年企业聚焦出行主业,加大安全和合规投入,对非主业进行“关停并转”,提升效率,并将整体裁员15%,为过冬做准备。

不知道这一波裁员是开始还是结束。

 拼多多发展强势,电商之战结局未定 

2018年京东大事频出,在电商业务增长承压的情况下,度过个人危机的刘强东,强调要专注战略、文化、团队和新业务。

开年便传出要末位淘汰副总裁的京东,在人才发展上面临不小的挑战。从脉脉的数据可见,京东2018年全年人才流入负增长,相比去年缩减了130%。年底时,脉脉职言区中便出现了不少京东裁员的帖子。

在京东水逆的空档,拼多多悄然上位。

脉脉大数据显示,在今年为数不多的人才流动差额为正的公司中,拼多多算一个,而就在去年拼多多还不曾有姓名。除了今日头条,拼多多也是为数不多2018发展迅猛的公司之一,作为社交电商,打破了原有电商领域的竞争格局,开辟出了另一个战场,给领域原有的老玩家造成不小的压力。

03、传统行业开放程度迥异: 房地产行业&传统IT(通信电子)

 通信电子与互联网来往密切 

智能手机领域与互联网行业间的人才流动愈加密切。

脉脉数据研究院显示,2018年头部智能手机品牌的人才来源Top3中不乏互联网大厂。特别是华为,人才来源与去向Top3均被BAT承包,俨然成为“半个互联网”公司。

但也有与互联网距离越来越远的,比如三大运营商。与2017年相比,三大运营商2018年与互联网间的人才流动趋势变弱。中国移动、中国平安2018年三大运营商人才最受偏爱的公司。

而外企IT人才流向互联网行业的趋势正在继续。仅有的流向外企IT公司的互联网人中,绝大多数都来自百度。

 房地产人才新出路:地产中介改卖保险 

2018年房企面临偿债压力和政府限价、限购等多重紧缩调控政策,因此销售增速放缓。如此背景下,地产企业减少拿地规模、暂缓人才招收速度,做起了过冬准备。脉脉数据研究院数据显示,地产行业的头部企业人才流动差额均为负值。

房地产领域的人才流动也颇具特色,基本都在行业内就业。

碧桂园、恒大向地产行业输送人才,而融创中国则成为地产人才最偏爱的公司。与传统地产不同,互联网房屋租赁领域的企业人才来源则更具备互联网基因,更多从非地产类互联网公司转型而来。

另一个有趣的现象是,也许地产中介与保险销售职业之间有着共通点,中国平安意外的成为人才偏爱的去向之一。

04、新趋势:互联网医疗、教育行业、人工智能

在全行业企业人才缩紧的背景下,人工智能、互联网医疗、线上教育领域的部分企业保持了人才稳定增长的水平。

尽管没有像共享经济、短视频等领域一样成为人人扑上去的风口,但这三个领域却是慢热的热门领域,处于稳定发展阶段。

人工智能领域的人才基础是BAT和华为,人才去向也以互联网行业为主。

互联网医疗和线上教育领域的人才来源和去向则呈现出多元的特点,既有本领域的企业,也有其他领域公司。这一特点倒是侧面反映了两个领域仍处于发展阶段,人才来源多元。

人才迁徙启示

人才流动性反映经济活力与企业状况。充满变革机遇的行业,往往人才来源多样且流动性强。2018年,互联网行业与传统行业之间的流动性减缓,金融、电信行业的“圈内择业”趋势,显示出传统行业人才在互联网大潮中更加“理性”。

风口年年变,走出适合自己的路才是正道。职场人在择业和流动时,应以更长周期格局来分析趋势。对于想转行的职场人,不妨从业务模式更具跨界属性,人才融合度较高的行业入手。

新闻头条

热点图片